站内搜索

川渝康复医学发展的见证人——中国康复医学终身成就奖获得者陈文彬老师专访

分类:现代医药卫生杂志/本刊动态 时间:2020-01-15 11:00 浏览:2850

 




 

 




 

       一位退休近三十年的基层医师,成为2019年度中国康复医学终身成就奖获得者,陈文彬老师深感意外,眼含泪花连声说“谢谢,谢谢,有生之年还能获得这样的荣誉,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   2018年仲秋,四川省医学会为了解四川物理康复专委会的发展史,采访了陈文彬老师。虽年事已高,陈老也如数家珍,娓娓道来,再现了那段鲜为人知的川渝康复医学发展史。



四川省医学会同行专程采访陈文彬老师


陈文彬老师亲身经历并见证的那段川渝两地康复医学发展史:

一、当年四川康复医学的发展史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“当时重庆行政区划属四川省管辖,交通及通讯没有现在发达,记得一位同志来重庆参加学术会议,仅汽车就坐了3天,还不说山区路骑马、走路的时间了,提及那个年代人们的学习精神,真正令人难忘与感慨”,陈老如是说。

       四川省在上世纪30年代末,一些医疗机构(如重庆市杨家坪疗养院的前身武汉疗养院重庆分院)就已经开展了一些理疗工作。但真正起步在建国初期。重庆、成都地区的一些医院、疗养院(如三军医大西南医院、新桥医院、华西医科大学、西南第一工人疗养院、重庆医学院等)先后建立了理疗科室和理疗教研组。

       1963年4月15日,四川理疗学届老前辈,如:冯玉书、苏更生、喻肇绥、陈庭仁、舒昌达等在重庆发起,召开了重庆市第一届理疗学术会议。

       1979年2月召开了重庆市第二届理疗学术会议,正式成立了“重庆市理疗学会”,苏更生任主任委员,冯玉书、喻肇绥任副主任委员。

       1983年10月18日召开了第三届重庆市理疗学术会议,邀请了云、贵、川、陕地区代表参加,实际上是一次西南片区理疗学术盛会。1985年学会改选,陈庭仁为主任委员,赵谦、陈文彬任副主任委员。

       这是重庆市当时康复理疗学会的现状,一大批康复工作者忘我地工作,相互取长补短,尤其是一些比较边远的区县,为参加一次学术会议,舟车劳顿,很不容易的,学习完后很快就在当地开展工作,下次学术交流时,都认真准备,收获很大。

       成都市理疗学会于1981年成立,段宏任主任委员。1984年改选,魏步霞任主任委员,张跃微任副主任委员。成都市理疗学会成立后学术活动开展十分频繁活跃,先后召开过3届学术年会暨各种学习班。

       自1963年四川理疗学会成立后,由于受文化大革命的冲击,几乎没有开展实质性的工作。其实,四川省物理康复学会开始工作要追溯到十九世纪八十年代。

       首届四川省物理康复学术会议于1985年11月20日在成都召开,会上正式成立了四川省物理康复学会,陈庭仁任主任委员,魏步霞、张跃微任副主任委员。同年12月编辑出版了《四川物理康复通讯》季刊,先后出版了8期,后因经费困难停办。同时,全省各地、市相继成立了物理康复(理疗)学组,如达县地区(刘累耕任组长)、绵阳地区(张碧仙任组长)、自贡市(凡素华任组长)等。1987年4月,省学会组织了赴达县地区讲学团(吴士明、付成礼、陈文彬等人组成)。1989年学会改选,陈庭仁任名誉主任委员,吴宗耀任主任委员,魏步霞、刘永和、陈文彬任副主任委员。

     “当时交通极为不便,出去讲学过程中,曾遇到几次险情,好在都是有惊无险。即使这样,也没有一个人退缩。”陈老停顿了一会儿,似乎还沉浸在险情中。

       那时四川和重庆物理康复学会影响力是挺大的,1988年5月,由四川省和重庆市物理康复学会牵头,在云、贵、广西等省积极参与下,联合召开了西南片区首届物理康复学术会议,成立了西南物理康复医学协作委员会,陈庭仁当选主任委员,李凯伊、吴宗耀、张跃微、张静如、皇埔信为副主任委员,陈文彬为秘书长。

       “当时的人年轻,都很乐于站出来多做点事”。

         陈老拿出部分保存完好的手稿自豪地说:“为了做好协会工作,我们确实是做了许多准备工作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那时,专家教授们的著述暨学术成果颇丰,如:1965年舒昌达编著《临床电疗学》、1987年苏更生参与主编,四川省15名作者参与编写的654千字的《实用疗养学》、1988年陈长佑主编《TDP的原理与应用》、陈庭仁主编《紫外线治疗学》等学术著作,为全国康复疗养事业做出重要贡献。

        TDP治疗灯获南斯拉夫国际博览会金奖,DZ型电子健美理疗仪赴澳大利亚展览,大型负空气离子治疗仪及“音频”直流药离子导入获重庆市及四川省科技大会奖,超声“音频”与获得国际金奖的超声调制中频同时进行研究,在第二届全国理疗学术会议纪要上获得好评。

       工频电疗仪、音乐电疗仪、脉冲超短波、超刺激电疗仪(低频直角脉冲电疗仪)、“音频”直流药物离子导入治疗仪等成果投入生产,极大地促进了电疗仪等设施设备量化发展。


二、当年重庆康复医学的发展史

       “重庆康复医学的发展,与全国其他省市差不多。” 陈老这样评价道。

        1963年,重庆市召开了第一届理疗学术会议,出席代表30余人,交流论文30篇,之后受文化大革命影响,停止了活动。

        1979年2月召开第二届学术会议,出席代表86人,交流论文54篇,会上成立了重庆市理疗学会,苏更生任主任委员。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1983年召开第三届学术会议,邀请了云、贵、川、陕等地区共90名代表参加,交流论文106篇(实际上成了一次西南片区理疗学术盛会)。1985年改选,陈庭仁任主任委员。1989年改选,陈文彬任主任委员,赵谦、吴士明任副主任委员。

      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,大家卯足了劲,学术氛围一下子浓厚起来。除了主办经常性学术活动外,还举办过179人参加,为期一年的理疗学讲座;有30名学员参加的,为期半年的理疗机械修理学习班;和电子学会联合举办的全国医用微波技术短训班,来自全国20个省143人参加;59名学员参加,为期8个月的西南地区理疗医师进修班等,为全国尤其西南地区培养了大量的康复人才,也为西南地区康复界在全国占有一席之地奠定了坚实基础。


 

1979年理疗学会重庆理疗学培训班



1984-1985年西南理疗医师进修班


1988年西南首届物理康复学会会议纪要




1988年西南物理康复医学协作委员会名单

 

 


      “回想往事,真是:累,并快乐着!”陈老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    了解一段历史,传承一种精神。

      “有的学员,为了参加学习培训,走几天山路到小镇,骑几天马进县城,坐几天车到重庆,就这样,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,克服种种困难,不远万里,一种对知识的渴求啊,有什么理由不去好好备课?好好教学?!”

      “记得有一次去达县讲学,路上车翻了,也是命不该绝,被一棵大树挡住了,我们几个从车里爬出来,发了一会儿呆,一致决定走路前去,因为学员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呀,没有一个人退缩!”

     “下班后,就把自己关在办公室,查阅资料备课,刻写油印资料,多数时间是工作到深夜十二点,少数时间工作到天明,第二天继续上班。”

     “想起那段岁月,没有蹉跎,不后悔!”

       陈文彬老师送走了生命历程中那段波澜壮阔的岁月,偏居一隅,静静地安享晚年生活。人们不会忘记以他为代表的那一代人的艰辛付出与努力,给到合适又中肯的评价,岁月静好。





撰稿:李泽平(重庆医药高等专科学校康复教研室)

审校:陈文彬

编校:虞乐华(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康复医学科);陈健(《现代医药卫生》编辑部)




附:【喜报】热烈祝贺我市知名专家陈文彬荣获中国康复医学会“终身成就奖”